沐团子很黏

不傻白甜的一面

存稿

他知道蒋珂对少年有格外的心思。


很早之前,他就觉得蒋珂在蓝小榄身上花的心思太多了,去年他更是确信了自己的猜想,他垂着眼睛,只能从眼角看到少年模糊影像,但是他能想象到蓝小榄毫无防心的样子。


蓝小榄差不多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前几年,生活起居上面的事更是由他包揽处理的,不知不觉他就像感觉自己有了一个弟弟一般……他不觉得对方该是被亵玩的对象。


涂药的时间有些久,蓝小榄一直趴着,居然不知不觉间迷糊了起来,眼见就要在蒋珂床上睡着了,陈江皱起眉来,拍了拍蓝小榄耳边的床榻,拍完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点,好在蒋珂并没有太注意他。


蓝小榄被声音惊醒,先是看到一脸面无表情的陈江,回头看到蒋珂已经盖上了瓶盖。


“涂完了?”蓝小榄问。


“嗯。”蒋珂将药递给陈江,陈江拿着药就直接出去了。


蓝小榄迷迷糊糊地自己穿上了睡衣,跟蒋珂说了晚安后,也跟着陈江出去了。


过了一会,老陈进来了,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么?”自己侄子看上去有些奇怪。


“我这边没什么,可能他自己有什么心事。”蒋珂回答。


老陈不疑有他,他一年多没见到自己侄子了,也不知道自己侄子在外国的日子怎么样,是时候叔侄俩好好聊一次了。



周末结束后,小蒋完全没闲着,回去的当天晚上就偷偷开车出去,直接被警察逮了个正着,警察联系上了司机,司机跑来找蒋珂。


照例,蓝小榄呆在书房的一角在看书,司机看了蓝小榄一眼,少年压根没注意到他进来了,蓝小榄看书入了迷后,就算旁边的人在讨论杀人越货,他也能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听完司机的讲述,蒋珂问:“他开的哪辆车?”


“还好,是去年买的新款C90,我估计小少爷看到车尾的first edition的标志,觉得是限量版,就拿去撞了。”司机回答,其实这款的限量版也只比普通版本的贵个二三十万,比起劳斯莱斯这种修理费能重新再买半辆车的品牌,沃尔沃的修理费倒也不用太心疼。


“先把人领回来再说?他是外籍加上未成年,不是大问题。”女助理询问蒋珂的意见,也正是因为这两重身份,小蒋才会有恃无恐。


蒋珂轻轻笑了一声:“你说,我是不是该把他年龄改大点,然后让他变成新疆人,反正也不太容易看出来,正好被警方多拘留几天吸取下教训。”


听到蒋珂的回答,女助理一愣,接着蓝小榄的笑声响了起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在听他们的对话了,助理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蒋珂是故意说给蓝小榄听的。


“他还是没有那么像新疆人的。”蓝小榄笑道,要是小蒋在听到了,一定会气晕。


女助理扫了一眼蓝小榄,少年笑起来更好看了,怪不得蒋先生喜欢逗他。


“那先把人领回来吧,以后车钥匙看紧一点,其它的事再说。”


蓝小榄回过头,继续看书,但是大概觉得小蒋和新疆人之间的关系太过好笑,半天嘴角还挂着笑。


女助理在心里连连称奇,她才就职半年,平时也负责别墅的杂事,半年和蓝小榄打交道时,可没见少年笑得这么多,虽然这两人看着关系不算亲近,但蒋珂回来后,蓝小榄笑的次数比蒋珂不在时多多了。


被从警局领回来后,小蒋本来还试图逃学,但是直接被保镖押进了车子里,小蒋捂着自己脑袋,看着蓝小榄一脸淡定看着书的样子,更是恼羞成怒。


这家伙对自己这么视若无睹,简直就像是在无声地诉说:自己就是个刺头青一样。


注意到小蒋的视线,但蓝小榄没有抬头,看到小蒋他就想起了昨天的事,说小蒋像新疆人的确是太冤枉他了,但是蒋珂昨天的话戳中了蓝小榄的笑点,看到小蒋,蓝小榄忍不住想到了几个关于买买提的笑话,差点笑出声,为了避免暴露,蓝小榄把头埋得更深了。


小蒋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蓝小榄心目中已经和买买提建立起了某些神秘的联系,他在座位上怒气冲天地坐了一会儿,也冷静了起来。


自己带来的人估计因为祖父母的吩咐,一旦牵扯到回国,就不听自己的话,一个人力量虽然不足,但是他可以从别的方向下手,比方说眼前这个,自己的父亲显然还是挺在乎这个乖巧的“养子”的,他盯着蓝小榄,但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


而蓝小榄那边,虽然他原本打算在学校应该照顾下小蒋,但是几次去找对方,他发现小蒋身边的朋友一点也不少,就没有管了,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之前认识的女老师林娟馨认真考虑起了做之前晚上随口说的课题——不用蛋壳孵出小鸡来,向学校填表格申请设备,成立小组,一系列准备工作都要做。


看着蓝小榄对仪器热衷的样子,林娟馨不由想起了大学时候的自己,其实她原本也打算深造下去的,只是种种生活上和男朋友施加的压力让她选择了来教书。


想到丈夫前几天的软硬皆施,她就更烦了,如今私下做个小课题,倒是能让她忘却不少烦恼,何况这孩子也实在养眼,性子更是没话说。



评论